不赚钱还没交到朋友!被餐饮协会杠上,美团这波亏大了

2020-04-19 12:25:33

今年2月起,重庆、四川、河北、山东、广东等多地餐饮协会就曾公开发文,呼吁美团等外卖平台降低佣金,甚至有些还直接向当地有关部门举报了美团!

这可气坏了各地餐饮协会,4月10日,广东餐饮协会再度出击,以全行业名义致函美团外卖,其中明确提出两点“控诉”:

其二,疫情期间,美团外卖依旧坚持采取排除公平竞争的独家条款,极大挑战了法律的威严和餐饮企业的感情底线;

说完美团的“罪状”后,广东省餐饮协会提出诉求:为帮助餐饮行业脱困,呼吁美团给予广东餐饮业实质性帮助。

具体来说,首先,立即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其他垄断条款,以便餐饮企业承接来自更多平台的外卖订单、促进餐饮企业开源脱困;

其次,直接减免整个疫情期间广东省所有餐饮商户外卖服务佣金5%或以上,并重点扶持广东百强餐饮企业、钻石酒家企业、米其林餐厅等。

该《联名交涉函》中指出,美团外卖在广东餐饮外卖市场的份额高达60%~90%,已达到《反垄断法》规定的市场支配地位。

同时,美团涉嫌实施垄断定价,各类收费层出不穷,设定诸多不公平的交易规则,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到26%!

但即便是如此之高的佣金,商家一直以来仍然选择隐忍,直到疫情期间,美团外卖仍未有实质性改变,这才导致餐饮企业的不满甚至愤怒。

对于美团的高额扣点,广东餐饮协会以数据佐证:美团2019年度经营溢利由负111亿,转为正27亿,首度扭亏为盈,其中外卖业务贡献巨大,交易额增长38.9%,毛利却暴增94.2%。

在疫情期间,餐饮行业成为遭受冲击最大的行业之一,当商家纷纷关闭堂食后,外卖成为餐饮业唯一的营收来源。

原本,若多一家外卖平台帮助企业推广外卖,则餐饮企业将多一条活路,但美团却依旧强势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否则就强制注销、下架门店,此举涉嫌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反垄断法》、《电子商务法》关于禁止排除竞争的相关规定,也没有遵守4月5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关于支持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反垄断执法的公告》的要求。

从“能忍则忍”,到“反击甚至抛弃”,广东餐饮协会对美团撂下狠话,并提出,希望美团在4月17日前对以上交涉意见给出明确回应,否则会采取进一步维权行动。

美团很快给出回应称,从成立以来,企业已持续亏损5年,即便在盈亏刚刚达到平衡的2019年,第四季度平均每单外卖的利润也不到两角钱。

对于抽佣比例高达26%的说法,美团表示,去年八成以上的商户佣金在10%~20%,真实数字远远低于各种传言。

另外,美团还指出,2019年,300余万商家从美团外卖获得了订单,近400万骑手从美团外卖获得了收入。而美团今年的首要任务,是通过平台切实帮扶300万餐饮商户通过外卖生存下来,并活得更好。

数据显示,2019年,餐饮门店的复合倒闭率为130%,也就是说,每当街上开出100家门店,同期就会倒闭130家。

订单越来越少,外卖的成本越来越高,利润越来越薄,很多商家已经坚持不住,倒在疫情之下。

当线下餐饮难以为继,外卖成为商家的救命稻草,但这根稻草,到底该不该抓住?很多商家已经陷入两难境地。

喜提美团回应后,广东餐饮协会再度发布说明称,“本会4月10日交涉函主要交涉的是降佣和阻碍其他平台上线两个问题,所以‘美团回应’的其他内容,我协会暂不发表看法。”

关于“美团回应”的几个数据,该协会表示有待商榷,比如,“美团回应”称:2019年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真实的数字远低于各种传言和想象。

这一点,广东餐饮协会附上报告,其中提到“我会正式成员商家166家,共有约120家已经上架美团外卖平台,无一家商户的佣金抽成低于20%。”不知美团对此作何解释?会不会说这120家商户全都不属于那享受10%~20%佣金的“八成”?

美团2019年年报显示,餐饮外卖骑手成本为410.42亿元,餐饮外卖总收入548.43亿元,骑手成本占外卖收入比为74.83%。这个比例按四舍五入法应该是“七成”而不是“八成”。

按美团餐饮外卖总收入来计算,74.83%与“八成”之间的5.17%差异,价值28亿,赶上美团2019年度全年利润了。

同时,结合2018、2019年度年报,餐饮外卖骑手成本占餐饮外卖总收入的比例,实际上是在连年降低的,2017年为87.12%,2018年为80%,到2019年降到了74.83%。

对于美团“返佣”“帮助餐企度危机”“外卖成本、降佣、流量”等说法,广东餐饮协会也一一回怼,指出重重疑点。

此前对于全国各地餐饮协会的声讨,美团都选择了置之不理,没想到这一次会碰上“头铁”的广东餐饮协会,不仅义正言辞地要求限期回复,更是一条一条列数据、举实证,将美团往死里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