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外卖被平台抽成1,4,商家受不了,广东餐饮协会:必须降佣金

2020-04-26 08:38:46

咱们以前就聊过,这场疫情受打击最严重的行业之一就是餐饮业,上万亿的产值,上千万的从业员工,咱们真正是有将近两个月颗粒无收的。今天疫情终于算是控制住了,可是对于很多餐饮业的从业者来讲,他们内心期望已久的报复性消费还没有到来。

为什么?咱们国家控制住了,架不住国外太厉害了呀,全球已经超过200万确诊了,所以即便我们身边很多大大小小的饭店重新开业了,开放堂食了,甚至很多地方真是市长、市委书记带头下馆子,发文件号召大家堂食,去拯救餐饮业,可是我们看到的现象却是,很多餐馆真是叫苦连天,没盼来报复性消费,虽然开放了堂食,但是每天的营业额照比以前那是大幅度下跌。

可能有人要说了毕竟我们时代已经变了,很多餐馆你可以不指着堂食活着,你可以送外卖嘛,虽然说大家不太敢堂食了,但是外卖我们还是敢的。尤其是这两年我们外卖这么发达,但是有很多餐馆也叫苦连天。人家说,是!外卖表面上很好,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客人,还不挤占我们餐馆的地方就可以把生意做了。

可是以往的节目我们就跟大家聊过,今天中国外卖已经越来越形成寡头竞争了,实际上市场上就剩下了两大寡头,而且在很多地方的外卖市场还是一家独大的。一旦形成寡头竞争,那么小餐馆就完全没有议价能力。

现在在很多地方,你点一单外卖有两成到三成的钱餐馆是要拱手送给外卖平台的,对于很多小餐馆来讲,他们在算一笔账,不做外卖没有生意我得亏死,做外卖吧,大把的利润都送给平台了,最后算一算很有可能我这单不挣钱,白白付出了劳动。稍有控制不慎,可能做了外卖我也会赔钱。

那么怎么办?有没有可能外卖平台你应对疫情少收点钱,多让利一些给小餐馆?最近广东省餐饮协会就以人家协会的名义给美团外卖发了一封倡议信,人家跟美团商量说你看疫情期间,我们省这么多小餐馆,真是举步维艰,生存很困难。而你们平台要收25%以上的提成费,有没有可能疫情期间你们少收一点,或者说给我们这些小餐馆返还个5%的提成费?

要知道对于很多小餐馆来讲,哪怕1%就可能是决定这个餐馆做不做得下去的生死线。当然人家信写的还是很给劲的,人家说如果你美团外卖在我规定的时间之内不下调平台费的话,那么对不起,我们将号召广东省内所有的小餐馆联合起来,我也不跟你美团合作了,我找别的外卖平台行不行。

当然美团有自己的解释,美团说我这也是一个商业行为,我要搭建这个平台要花很多钱的,我养着那么多骑手,每个其实我要发工资的,我是上调了你的平台费,但是你不要忘了,疫情期间春节期间,我给很多外卖骑手涨了工资的,羊毛出在羊身上,你不能让我赔钱不是吗?

是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对于餐馆和美团双方,大家都坚持着自己的道理,这个很合理。但是在这一场论争中,我们欣喜的看到了一个现象,什么呢?餐饮协会站出来了,因为以往我们清楚,对于每一个小餐馆来讲,你跟美团议价那是不可能的,你一个小餐馆你才几个员工,你才多少产值,人家美团对你来讲是一个庞然大物的存在。

对于你,对于小餐馆来说,你只有接受或是不接受,完全没有讨价还价的能力让人给你降平台费,天方夜谭一样。而餐饮协会则不同了,好歹餐饮协会代表的是广东省所有的餐馆,这样起码多少能有一些议价能力。

我们以往就讲,一旦某一个市场形成寡头竞争或者双寡头竞争之后,小的从业者,个体从业者在庞然大物面前是绝对没有招架能力的,就只有被收割的命运。

所以当外卖市场的寡头竞争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了,那么对于广大中小餐馆来讲,就真得抱起团来,希望有餐饮协会这样的机构能够代表他们跟大企业跟大寡头谈判,希望大寡头能够让利于中小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