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生命教育课:饲养动物后烹煮来吃,这样的课程设计残忍吗?

2020-05-06 08:29:26

我们经常在课纲或演讲标题可以看见生命教育这个用词,探讨的内容看似广泛,实则主要核心理念即为透过教育活动,让孩子认识生命存在价值的重要性,并培养生活中知行合一的生命实践。而在学校中如何实际落实,将无形知识转化为有形课程,不仅考验校方课程设计功力,也需要学生主动思索生命意义,并付出关怀行动,有利于师生共同成长。在这样的双向互动下,容易激发出对生命的不同论点,而近日在日本特殊的生命教育课程中,便引发出对于生命价值激烈的辩论,以及带来后续争议。

在东京涩谷的加计冢小学里,透过让每位学生亲自饲养比目鱼,等鱼长大后再决定是否烹煮吃掉来进行课程,而校方表示在每日亲手照顾和细心关爱下,学生食用后更能体会生命的珍贵,并思索生命意义和食物链中包含的生命循环。如此特别的课程内容,影片一出即在网络上引起讨论,其中几位女学生亲眼看着鱼被剖开,并且边流泪边吃下鱼肉的画面,也被大喊残忍。虽然日本已经实施这样特殊的课程两年,包括2018年某高中养小鸡,又或是现今养鱼,这样的生命教育课程究竟适不适当,可借由这次事件引起的主要两大争议来探讨。

亲自饲养的动物烹煮来吃的行为是否残忍,是这个课程设计上最直接的争议点。因此,课程进行了一次辩论,来决定是否要吃掉亲自养大的鱼。站在个人情感角度上,主张认为要吃的学生提出,因为对生命付出爱才更懂得尊重,鱼的生命虽然进入人类身体中,但它的生命重量永远留存心中,反而发挥了生命教育课程的意义。反方则主张将亲手饲养视为宠物的鱼吃掉,会有罪恶感,应该放生或等待自然死亡。从客观分析上,课程另一目标是因为日益加剧的地球温暖化,导致海洋环境恶化,期望学生透过饲养鱼类了解环境问题。因此面对放生回海洋,主张要吃的学生认为,反而可能增加被更大的鱼吃掉的风险,这样残忍被猎杀,对鱼来说真的是更好的选项吗?

两方所探讨的问题,症结点在于如此对待生命是否残忍。而这个问题若不从结果来看,回归于动机的话,恶意虐杀自然不必说是残忍的,但若从正向分析,心中带着敬意面对,真心感谢为你付出的生命,那它的价值有形化为身体能量,无形中让人学会珍惜生命的重要,也是一种生命教育。但从负面质疑来说养鱼只是为了杀它,以成全这堂课的授课目的的话,是否在最初接触生命时,即带有残忍的杀意,那如此的生命教育,究竟是生命成全了教育,还是教育完整了生命呢?

另一个在这次辩论中最大的争议点,是最后决定是否要吃时,采用举手表决,最后要吃的人数较多,以多数决做结论,因此出现学生流泪被迫吃鱼,不尊重少数派的行为也让校方遭受质疑。虽说现实社会对于政策、制度等无法做到获取每位民众同意,因此大多仍然采用多数决做决定,但多数决下得出来的是结论,却并非是铁规则,校方应给予弹性缓冲,或选择替代方案,例如征求学生意愿,若实在不愿食用也不用勉强,或是无须亲眼看着解剖,遭受情感上的冲击。

所谓的生命价值,每个人在面对生命时都是独立个体,有自己的应对之道和想法,在讨论动物的生命之前,也需重视人类自身的生命平等,如此在面对其他生命时,才能以更广阔的心胸对待,以平视、正视取代俯视,才是真正的尊重。

因为产生感情使生命重量增加,对于可动的生命产生不忍吃的心理,从这场辩论不仅可看出理性和感性的拉扯,还有社会现实的缩影。但试想一下,若将课程内容换成植物呢?不会活动,也不会发出声音,但同样属于生命,是否就能够接受?回归到食物概念,种植作物收割下来被视为理所当然的事,食用时恐怕不会产生残忍的印象。又或是扪心自问,食用非自己饲养的食物就能心安理得面对生命吗?

人类经过数千年生存下来,建立在许多大大小小的生命之上才走到今日,畜牧业养殖牛羊等,同样包含爱心,但在面对需结束它们生命的那刻,因为生活,还是必须做出选择。因此,生命尊重应不限于任何生命形式,也不论是否包含情感,真正的生命价值是取决于生命本身,以及是否以一颗平等、感恩的心去看待、做用途,渺小的我们唯有将这份重要的生命价值记住,才是这堂生命教育课期望传递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