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刘志勤:让金融回归“本源”真的很难吗?

2020-05-06 10:07:16

据报道,中国证监会近日派员入驻瑞幸咖啡公司,进行有关调查。不少市场分析人士赞扬此次行动,有利于揭开那些遮盖在“瑞幸咖啡”表面的一层面纱,让人看清其真实的一面。

在一些评论中,不少人对于“瑞幸咖啡”的经营模式和操作手段给予“高度评价”,认为其手段“高明”者不在少数。这使得人们对“瑞幸现象”充满好奇,希望尽快知道内幕究竟如何演绎的。或许这会成为“教科书”般的教材,成为某些人的“参考书”,以求得资本市场的“混水魔王”之快感。

中国证监会派员进驻“瑞幸咖啡”深入了解内情十分必要和重要,对于厘清市场混乱信息,恢复资本市场秩序是及时之举。虽然这样的事后检查,难逃“马后炮”的名声,但是它对于未来监管机构进一步履行崇高职责,确是不可缺少的一步。

但是,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需要监管机构去关注,去落实。这个问题就是:还有多少类“瑞幸咖啡”一样的公司潜在水中,没有浮出水面?还有多少“混世魔王”潜伏在法律盲区?

清算已经冒头的案例固然重要,查清未来要出问题的“病灶”似乎更加迫切,因为这是为了拯救千万个无辜的投资人的财富与性命的“马前炮”,这比“马后炮”更加具有意义。

金融必须回归“本源”,否则一切都无从谈起。资本尤其需要重新为自己定位。资本金融的本分应当是为实体经济服务,是为经济服务服务,是为人民服务。这不仅仅是口号,不仅仅是虚拟的目标,而是看得见,摸得着,实实在在的“实景”,可惜这本“正经”

被某些人念歪了。他们把金融,金钱当做工具,没有认认真真的投入实体经济,而是用在虚拟资本的炒作之中:用熟钱骗生钱,以小钱骗大钱。由此造成资本金融市场秩序的混乱。

金融市场的混乱主要是某些“知法犯法”者所为。他们“熟稔”法律的盲区和法律中存在的“城乡结合部”,是个可以充分利用的机会,进而铤而走险,陷入万夫所指的境地。

账务作假已经是个“老套路”,“旧伎俩”,几百年来万变不离其宗。凡是涉及到诈骗,一切都离不开做“假账”这个“老掉牙”的把戏。可惜,这种剧本总是屡试不爽,总是有成功的市场违法者。我们不担心那些财务的“门外汉”,真正担心的是那些有着高学历,还有丰富的高智从职经历的“专家”们,这些人如果做起假账,足够真的专家们花费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才能搞得(大致)明白。

在对付假账财务方面,瑞士等欧洲传统发达国家似乎用了比较成熟的方法,措施,可以实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的管理氛围,资本市场相对比较清静、干净。

我们应当借鉴这些国家的成熟的金融管理经验,慎重学习来自美国的所谓金融“创新”,因为适合美国”体制土壤”的金融产品,未必也适合中国的”体制土壤”;美国人的金融“创新”,不一定合宜中国的人文环境。

这个把关责任,主要在我们的主管部门。对于来自西方,特别是来自美国的金融产品的“引进”或“进口”,要严格进行“检疫”,坚决杜绝任何带有病毒的资本金融概念,产品和各类改头换面的理财方案借道进入中国市场,坑害中国老百姓。

当前疫情在全球蔓延,包括美国在内的主要经济体经济复苏遭遇“新冠肺炎”的狙击,然而就是在如此错综复杂的情况下,西方资本市场并没有体现出些许良心和善意,让股市价值或资本金融脚踏”实地”,回归“实体”,让老百姓在遭受疫情打击没有缓过神来之时,再受到股市打击,的确是令人痛心疾首。

对一定规模的资本基金公司,和较为活跃的股市“玩家”,监管机构要多派些“耳目”加以关注,因为再聪明的狐狸也有露出尾巴的时候,只要监管机构保持足够的警惕性,可以大大减少恶性案件的发生。

房子不是用来炒的。一句话可以使房地产市场安静许多。 其实,股票也不是用来炒的。没有哪家的教科书上明文写着股票的基本属性是一种“炒货”。股票就是用来互换和交易的工具。仅此而已。它本来不是用来发“横财”,和“暴利”的筹码,但是在投机商手里,它变了味儿,成为逐利的殿堂。

唯一有效的治疗方法,依然是让资本回归“故乡”(实体经济),让金融与家人(人民大众)“团聚” :实体经济强盛了,人民富裕了,资本金融就可以大显身手,更好的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提供有力的保障。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成立于2013年1月19日,是重阳投资董事长裘国根先生向母校捐赠并设立教育基金运营的主要资助项目。

作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人大重阳聘请了全球数十位前政要、银行家、知名学者为高级研究员,旨在关注现实、建言国家、服务人民。目前,人大重阳下设7个部门、运营管理4个中心(生态金融研究中心、全球治理研究中心、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中俄人文交流研究中心)。近年来,人大重阳在金融发展、全球治理、大国关系、宏观政策等研究领域在国内外均具有较高认可度。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