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亿美金砸进去,为证明少油更健康,结果发现猪油很健康

2020-06-13 15:44:25

免责声明:以下的文字,不做任何医疗建议,只做信息分享,请在专业人员的指导下进行。

几十年前,曾经有2派的科学家,一派挺脂肪,一派挺糖,最后,挺糖的那一派科学家大获全胜,挺脂肪的科学家被打入冷宫。

之前给大家介绍过一个叫做ancelkeys的科学家,搞了一个学术作假的研究,让全世界都开始害怕脂肪。

后来,某些力挺糖的科学家,为了证明脂肪不健康,少吃油更健康,花了几亿美金,历时7.5年,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

总共有将近5万名女性参与了实验,随机被分配为两组(低脂饮食干预组19541人;对照组29294人)

研究来自于WHI (权威女性健康机构),主要目的是检测低脂饮食(增加摄入水果、蔬菜和谷物)对改善绝经后女性肥胖,并且进一步降低乳腺癌以及肠道癌的发生率的效果。

低脂饮食干预组的脂肪摄入明显低于对照组,低脂组目标脂肪供能比为20%,水果蔬菜摄入量增加,每天5份,谷物摄入每天至少6份。

实验第一年后,低脂饮食组平均减重2.2千克,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年减掉的体重又慢慢长回来了。

这说明了什么?这将近2万人,持续了这么多年的“健康”低脂饮食,对于减肥几乎没有作用。

我们的体重在一天之中的浮动,就有1千克甚至更多,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增加或减少水重,来达到这0.4千克的体重差。

减重结果令人失望,那么低脂饮食是不是降低了一些疾病、癌症的发生率呢?我们来看一看。

在8年的平均随访期内,低脂组患侵润性乳腺癌的人数为655人(年发病率0.42%),对照组患侵润性乳腺癌的人数为1072(年发病率0.45%)

从这个数字我们可以看出,低脂饮食模式在8年的随访期内并没有导致乳腺癌风险显著降低,没有统计学意义。

Among postmenopausal women, a low-fat dietary pattern did not result in a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reduction in invasive breast cancer risk over an 8.1-year average follow-up period.

研究进行到第6年的时候,低脂组参与者的低密度载脂蛋白LDL和舒张压显著降低(LDL下降3.55mg/dL,舒张压下降0.31mm Hg)。

但高密度载脂蛋白HDL、甘油三酯、血糖以及胰岛素水平和对照组相比并没有明显的差异。

低脂组患冠心病/中风/心血管疾病的人数以及年发病率分别为:1000(0.63%)/434(0.28%)/1357(0.86%)

对照组冠心病/中风/心血管疾病的人数以及年发病率分别为:1549(0.65%)/642(0.27%)/2088(0.88%)

在8年的平均随访期内,低脂组患结肠癌的人数为201人(年发病率0.13%),对照组患结肠癌的人数为279人(年发病率0.12%)。

所以说,这项样本容量大、周期长、斥巨资的 “重量级研究” 所得出的结论违背了主流科学营养界一直在呼吁的观点。

随后,哈佛大学的The Nutrition Source发表了一篇标题为“Low-Fat Diet Not a Cure-All”(低脂饮食不是万能药) 的文章,文章指出:

虽然研究中设置了个人、小组形式的饮食辅导论坛,血检报告也可以看出大多数参与者都按照饮食干预要求做了,但仍旧存在参与者低估了自己的脂肪摄入的情况这项研究的参与者为绝经后女性(50-79岁),在她们人生的这个阶段,对于通过饮食干预降低癌症以及其他慢性病风险,已经太晚了饮食干预的效果可能需要很多年才见效,因此,8年时间可能无法看到低脂饮食的健康效果。

说这么多有什么用呢,结果数据摆在面前。而且,当时WHI的这个研究是花销最大的(数亿美元),低脂饮食组参与者还给配备了国家顶级营养师给她们进行饮食辅导和建议。

而且,对照组的一些成员在经过基本的营养知识普及后,开始自主进行戒烟、少吃饱和脂肪。

最后告诉大家:饮食对于癌症等其他重大疾病风险的长期影响,无法通过大型饮食干预研究,得到清晰的答案。

好吧?这也算给了广大民众一个交代了,那么下面一步还怎么进行呢,还要不要提倡低脂饮食?

还有另外一项研究,关于饱和脂肪规模最大的双盲随机对照实验:明尼苏达州冠状动脉实验(MCE),研究对象共9057人,持续时间4.5年(1968-1973年)。

这个实验有一个特点:实验对象主要为长期住院的精神疾病患者,统一提供餐食、监督,达到最佳饮食控制效果。

MCE研究的目的是证实:用植物油(富含omega-6亚油酸)代替饱和脂肪(动物油)会降低冠心病发病、死亡率。

当时,科学家认为,饱和脂肪(以及反式脂肪)会提升血液中胆固醇和低密度脂蛋白LDL水平。

真实原因不明,很可能是因为当时的研究人员不知道如何是好,因为研究结果和当时医学界所推崇的观念完全相悖。

当时,研究人员在美国心脏协会会议(AHA conference)上介绍了部分研究结果,也没有将研究结果发表到科学文献上。

几年之后,研究结果才被发表到科学期刊上,但那个时候,大家已经对饱和脂肪引发心脏病这一观点深信不疑了。

这个大型研究背后的主要研究人员之一是Ancel Keys,熟悉他的人可能知道,就是他提出,饱和脂肪会引发心脏病,他的强势、热情让全世界人们都坚信这一点。

40多年后,2016年,以Christopher Ramsden为首的科学家团队对MCE研究的结果数据进行了重新的整理,Ramsden还对当时所有类似MCE的随机对照研究整个都整理了一遍,真相终于水落石出了。

MCE研究以及其他随机对照研究结论,并不支持所谓的“饮食-心脏”(饱和脂肪引发心脏病)假说。

用omega-6亚油酸替代饮食中的饱和脂肪,可降低血清胆固醇,但这并不能降低冠心病死亡风险。

实线表示因果关系已通过随机对照试验建立(A);虚线表示没有建立因果关系(B和C)。A = 随机对照试验表明,用富含亚油酸的植物油代替饱和脂肪可以降低血清总胆固醇和低密度脂蛋白;B = 血清胆固醇下降,与冠心病发生和死亡风险的关系。C = 没有随机对照研究,可以表明用亚油酸替代饱和脂肪,减少冠心病发生或死亡率

Ramsden在论文中还指出:MCE研究中,血清胆固醇水平降低的参与者的死亡风险更高,不是更低。

Conclusions Substituting LA in place of SFA increased all-cause, CVD and CHD mortality. Advice to increase LA or unspecified PUFAs merits reconsideration.

看到这里,我相信很多人都会很惊讶,为什么过去这么多年了,还是建议用植物油,不建议吃动物油啊。

所以,如果你想降低胆固醇,可以吃植物油,如果你想活得时间更长一点,请吃动物油,因为胆固醇真的很重要。

现在的很多研究,可能会被一些利益因素左右,我们听到的,很可能是不完整、不靠谱的研究结论,或者是别人想让我们听到的。

这也提醒我们,在读研究论文的时候,不要指望从一项研究中得出明确的结论,研究的类型、设定、执行还有资助者,各种因素决定了每项研究的优缺点。

现在,越来越多的权威机构、专家、医生、学者们都站了出来,告诉大家:低脂饮食会让人们忽略健康、营养的富含脂肪的食物,而转向充满添加糖、精制谷物、淀粉的深加工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