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初心在哪?一家以去中心化、包容为使命的初创公司诞生了

2020-08-01 00:07:25

如今的互联网是中心化的,它被诸如谷歌、阿里巴巴、脸书以及亚马逊等少数大公司控制着。支持互联网的通信基础设施也由少数组织控制,包括UNNET、Level3、威瑞森和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等。

许多国家都逐渐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开始建立自己的数据中心。但从用户的角度来看,这并不能解决问题。互联网最初的梦想,也就是一切为公众,由人民做主,然而这样的理想早已飘零在时代中了。

而今年,一家以调整平衡为使命的初创公司诞生了,其旨在让互联网去中心化、更加包容、民主和安全,同时减少对大量能源的依赖,对环境更友好。ThreeFold由互联网老手创立,其中包括多面手企业家Kristof de Spiegeleer。

Spiegeleer曾创立了Q-Layer、Dedigate、Virtualbox、Amplidata和GIG Technology等初创公司。最近,他与福布斯和VentureBeat的John Koetsier进行了谈话,讨论了他对未来的愿景,以及要实现这些愿景需要做些什么。

De Spiegeleer的第一个观点至关重要:我们认为互联网是一个包含一切的实体,但事实远非如此。

“互联网在我们的生活中如此重要,它应该能出现在任何地方,”De Spiegeleer说,“但直到今天,仍然只有很少的地方有互联网。在非洲或南美洲一些地方几乎什么都没有,世界上许多地方都没有互联网。”

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世界上只有不到60%的人可以使用互联网;而与此同时,访问互联网被联合国宣布为一项人权。ThreeFold公司希望它们的方案能够解决这个问题,同时也想要解决目前向用户提供互联网所用方式的其他问题。

最重要的是,De Spiegeleer并没有兴趣成为一个大公司,因为这无非意味着权力从一些大组织被转移到一个新的组织。

ThreeFold已经开始提供空间来创建其去中心化的愿景了,这通过创建世界上最大的点对点互联网和云存储解决方案来实现。名为“农民”的ThreeFold通过向ThreeFold网络提供服务器容量和计算能力,邀请所有人加入它的系统。

“我们邀请了很多人来参与并帮助我们建立一个新的互联网,”De Spiegeleer说,“如果我们现在互相发送消息,它会到达美国某个地方的服务器,然后再到附近的另一个服务器。现在给同样在伊比沙岛的朋友发信息,就不该出现这种情况,我的信息直接从我这里传到岛上的朋友那不是更符合逻辑吗?”

分散存储和计算能力还有其他好处。“我们没有必要建造这些巨大的数据中心,这些都是互联网容量的巨大发电机,它们是中心化的。但是我们都可以买一个差不多大的盒子,把它放在办公室或家里。当所有的盒子在一起时,如果我们需要从这个新的网络上得到什么,它就会出现在附近。

ThreeFold声称,它的分散式互联网可以比目前系统使用的能源减少90%,目前的系统是围绕着几个大型数据中心和服务器场运转。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它可以为填补互联网使用的空白铺平道路。如果我们能让互联网更便宜,就更有可能让互联网到达现在无法使用互联网的国家和地区。

ThreeFold发展其自己网络的方式也意味着它是私有的和安全的。它是完全民主化的,政府和其他组织将不能限制对它的访问或它所持有的关键信息。

那么,就启动、容量和存储能力而言,ThreeFold网络的能力体现在哪呢?De Spiegeleer说:“今天,我们在21个国家有600多名‘农民’,有相当大的在线生产能力。这些人把他们的盒子连接起来,看起来很多,但其实也微不足道。目前它的存储空间和电量比所有区块链项目加起来还要多,这说明了一些问题。”

这相当于现有的超过80000000Gb的容量,以及超过20,000个CPU内核,ThreeFold公司正在寻找更多。

“我们希望在2020年再增加1万家门店。”De Spiegeleer说。ThreeFold公司的任务是迅速扩展其电网,经过长时间的准备,它们现在准备向世界公布其解决方案。

“这不是对于未来的幻想,它是我们必然会拥有的。我们有技术有野心,并且已经投资了4000多万美元。现在我们只需要进入下一个阶段。我非常有信心。我们有许多合作伙伴期待着这一切的发生。”

在De Spiegeleer最后一次接受Hackernoon采访后,ThreeFold公司已经迅速采取了行动。如果你正在读这篇文章,你想参与其中并成为一名‘农民’吗?

“访问threefold.io吧!在这里,你能成为一个‘农民’,然后我们将以一种去中心化的方式帮助你,我们称之为合作社——那些可以帮助你成为‘农民’的人。”准“农民”也可以访问farmer.threefold.io这个网址来申请成为“农民”。

尽管还处于起步阶段,但减少对互联网的依赖,无论是对少数大公司还是对个人来说,都是无法拒绝的。互联网诞生之初的梦想,又开始在我们心中飘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