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少年辍学住进精神病院,父母称其网游成瘾起诉腾讯

2021-06-21 23:27:41

  现年18岁的小明(化名)本该拥有一段幸福的成长时光,但初中毕业后,他的人生路径发生了改变。小明从人大附中初中部毕业后,仅上了一个月高中就辍学,之后更是发生殴打父母、火烧房子等极端行为。后经鉴定,小明为精神二级残疾,至今仍辍学在医院接受精神治疗。

  小明的家人把这些变化的原因归结为一款网络游戏。在沉溺游戏后,小明前后累计为该游戏充值近5万元人民币。4月2日,小明的父母向北京市互联网法院递交了起诉书,将游戏运营方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告上法庭。

  就此,腾讯方回应红星新闻记者,腾讯的所有游戏均对未成年设置了防沉迷系统,目前暂未收到相关诉讼的通知。对于这次诉讼,腾讯方面表示,待收到诉讼材料,了解相关信息、核实相关情况后将积极与原告沟通。

  而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住院医生陈依明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指出,不能简单认定孩子目前的精神疾病就是沉迷游戏直接导致。一般而言,患上某一项精神疾病,都难以归咎于某一个简单的原因,大多系多方面综合因素形成。

  ▲小明精神鉴定结果受访者供图

  18岁少年从人大附中辍学住进精神病院

  母亲:都是因为游戏成瘾

  火烧自家房子、殴打亲生父母……这是现年18岁的小明在过去2年时间里留下的青春印记。而这些过激的行为也让他自北京市人大附中初中毕业后,仅上了一个多月高中即辍学,之后,更因为各种过激行为被诊断成精神残疾,住进了精神病院。

  小明的妈妈刘女士把小明的变化归结为一款网络游戏。刘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015年下半年,因看到周围不少朋友都在玩儿一款名为“地下城与勇士”(简称DNF)的游戏,时年12岁的小明也来了兴趣。刘女士说,她没想到,在后来的时光里,小明会对这款游戏着迷到伤害父母的程度。

  “不理发、不出门、不洗澡、不上学,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都在玩游戏。”小明的变化刘女士看在眼里。她说,最严重时,小明一天有近10小时坐在电脑前,甚至偷爸妈的钱为游戏充值。一旦这些行为被父母禁止,小明甚至会对爸妈拳脚交加。

  “起初孩子只是玩儿,时间能控制在1~2小时以内,为游戏充值也就几块钱。”刘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那时她并没有意识到,小明会逐渐完全沉迷到DNF这款游戏中,她只是认为小明将其当作一个业余休息放松的工具。

  据刘女士描述,在接触DNF游戏一段时间后,小明便难再控制游戏时间,充值游戏的钱也不断增加。如果父母对打游戏的行为多加干预,小明就会出现摔东西、砸坏楼道玻璃等行为。

  2018年初的一天,小明下午3点放学回家后便直奔书房开始打游戏,这一打就持续到了晚上。此外,小明也开口向刘女士索要上千元钱用于充值游戏,可当刘女士拒绝后,小明一个拳头落在母亲的手臂上,瞬时出现了一块淤青。

  ▲小明妈妈被儿子打伤

  这样因劝阻儿子终止游戏或不给充值游戏钱而发生的暴力行为不止一次。刘女士发给红星新闻记者的多张图片显示,其眼睛、手臂、脸颊等均有被儿子打伤留下伤疤的痕迹。

  “过去他发泄完还会道歉,到后来还不许我哭。”刘女士回忆,小明对父母的暴力行为从过去1个月1次,发展到后期隔三差五就会有,严重时甚至用刀划破了刘女士的脸颊。看到母亲流眼泪,儿子不仅没有悔意,甚至还会讽刺母亲:“你怎么轻轻一碰都受不了。”

  可在刘女士的记忆里,小明过去曾是让他倍感骄傲的孩子。“从小学一路升到人大附中,孩子的成绩一直不错。”刘女士说,自小明出生后,她便辞职在家全心全意辅导孩子的生活学习,小明也同样争气,过去考试都在全班前10名。“连老师都说,小明的成绩是最不需要担心的。”

  ▲小明妈妈被打伤

  2018年10月,刚入读高中不到1个月的小明,无法再正常继续学业,最终父母只好为他办理退学。到2019年10月,小明被诊断为二级精神残疾,至今仍留在医院接受戒瘾治疗。

  游戏前后充值近5万元

  因拒绝给钱,父亲被暴打“赶出家门”

  在父亲的记忆里,从2018年开始,小明为游戏充值的数额已不再满足几十元,而是一张口就是500元甚至更多。“前后累计充值了300多次,单次最大充值金额5000元,这些年累计下来为这个游戏投入了接近5万元。”

  要不到为游戏充值的钱,小明对父亲的下手更重。据小明的父亲回忆,2018年的一天,父亲因拒绝为儿子游戏充值,小明便一把将父亲推倒在床,用改锥敲打其头部十余下,直至头部出血才停手。而那一次,是父亲拨打了报警电话。

  “报警没什么用,因为警察说戒网瘾的事儿他们也没有办法。”但在父亲走后,小明并没收敛,反而认为父亲报警的行为深深伤害了自己。也是自那时起,儿子便不再与父亲直接沟通,转而找母亲向父亲要钱。为了缓解父子情绪,也为了降低小明的情绪波动,王先生只好搬出家在外租房住。

  ▲小明为游戏充值金额截图

  这款游戏是否真的能吸引玩家不断充钱?一名曾玩过DNF的业内人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该游戏中设施了“竞猜”和“赌马活动”两项内容,玩家在游戏开始前可参加竞猜活动,分别给八位骑手用游戏币(游戏币通过人民币充值获得)下注,而猜中的骑手获胜后,服务器会将全服所有赌注平均分配给猜中的玩家。

  红星新闻记者查阅资料发现,DNF游戏于2005年上线,游戏主题为格斗通关类网络游戏,游戏类型属于动作、角色扮演。在游戏设定上,主要以任务引导角色成长为中心,过程中供设有500多种装备道具,玩家要一路通关,就需要购买装备才能办到。

  除了游戏本身的充值,有时小明也会在网上找人代打。据王先生介绍,从2018年下旬开始,由于游戏通关困难,小明便被“代打”人员盯上,表示能顺利完成通关,而一次代打的费用则在8千~2万元不等。

  退休的父亲和本来无业的母亲刘女士经济陷入困难之中。“因为父亲不给他充游戏,小明在微信里把爸爸拉黑了。”刘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因为知道爸爸每天会给妈妈打400元生活费,所以这些年来小明一直把持妈妈的手机,钱转过来就要妈妈给他。但更让刘女士头疼的是,儿子也不愿母亲与父亲多接触。“因为小明觉得我和爸爸沟通就是在背后批评他,或者商量不给他钱。”因此这些年来,刘女士每一次和父亲沟通完,都必须删掉聊天记录,以免儿子发现。

  ▲“游戏托”与小明聊天截图

  逐渐出现严重幻觉

  要求母亲买刀“对战”,甚至纵火烧房

  回想起过去几年照顾小明的点点滴滴,刘女士除了觉得疲惫和心酸,更多是害怕和无奈。“儿子的暴戾行为让我们只能依着他,一旦不顺着,他就会更失控,因为他把现实生活完全带进了游戏中。”

  刘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在小明接触该游戏一段时间左右,逐渐出现严重的幻觉,有时把游戏里的人物名字挂在嘴边,有时一个人自言自语,说得都是打打杀杀,甚至有时还会把一些游戏里的场景搬进生活。

  刘女士说,一次出门逛街路过一家刀具店时,小明要求母亲一定要买一把刀。可由于买刀需要身份证,而刘女士并未随身携带身份证,于是小明便要求母亲立刻回家拿身份证。最终刘女士回家拿着身份证回到店里买了刀。

  刀买回家后,小明便要求妈妈和他拿刀对打。“那是一把真刀啊,我真的很害怕。”无奈,刘女士只好裹着一个硬纸壳和儿子玩游戏。游戏期间,小明还不断说着:“打死大boss就能升级了。”这样的场景,刘女士认为,和游戏里拿刀打怪升级的画面如出一辙。

  类似的“对战”游戏也同样时常发生,刘女士却并不敢拒绝,她觉得一旦让孩子情绪低落,就会导致孩子更暴力的行为发生。因此,小明只要有“对战”要求,刘女士就带着孩子到无人的郊区,自己一个人硬着头皮应付。面对眼前身高近1米9的儿子,只有1米6不到的刘女士心里常会害怕,但她不能表现出来,还要对孩子说:“这个游戏真的很好玩儿呢。”

  刘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小明在2019年甚至还点燃了外公外婆的房子。2019年4月,刘女士决定带辍学在家的儿子来到湖北外公外婆的老家。但有一天,小明再次因误会母亲不把父亲转来的钱给他而大发雷霆,为安抚小明情绪,刘女士只好暂时不回家。可没曾想,短短几小时里,孩子却把房子烧了。“他看见房子外有柴火,于是往柴火上泼了5斤白酒,再点燃火柴,一下子火就窜到了房子上,引燃了整个院子。”

  医院鉴定为二级精神残疾

  专家:不能简单认定为沉迷游戏导致

  刘女士认为,儿子烧房子的行为仍是因分不清现实和生活,把游戏里暴力的行为带入了现实生活。也是因为这一举动,小明被带进了派出所接受精神鉴定,而根据湖北宜昌优抚医院精神鉴定科的会诊结果,小明被鉴定为二级精神残疾人,需持续入院治疗并服用精神分裂类药物氯丙嗪。

  根据精神鉴定书内容显示,小明致残原因方面,医院勾选为“其他”。而在评定意见一栏,院方写明:“幼时诊断‘广泛性发育障碍’,‘抽动障碍’,近五年出现情绪不稳定,行为冲动,外跑,纵火,曾在北大医院住院治疗。目前在湖北宜昌市优抚医院治疗。尚未能个人日常生活的自理,交流中言语混乱,显著兴奋,不主动配合治疗。”

  对于小明幼时的发育障碍问题,刘女士解释,系罹患阿斯伯格综合征(具有与孤独症同样的社交障碍)。

  那么,小明目前出现的精神疾病是否和沉迷游戏直接相关?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住院医生陈依明认为:“不能简单认定孩子目前的精神疾病就是沉迷游戏直接导致。”

  陈依明解释,一般而言,患上某一项精神疾病,都难以归咎于某一个简单的原因,大多都系多方面综合因素形成。针对小明的情况,陈依明认为,由于孩子此前罹患阿斯伯格综合征,而该疾病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与孩子现在的精神状况形成有直接关系,加之后续康复治疗和游戏沉迷的干扰,导致了病情的加剧。

  “从现实案例来看,单纯因为沉迷游戏罹患较为严重精神疾病的情况并不常见。”陈依明说。

  ▲起诉书

  父母将游戏公司告上法庭

  腾讯:所有游戏均对未成年有防沉迷系统

  2021年4月2日,刘女士一家向北京互联网法院递交了起诉书,一纸诉状将DNF游戏背后的运营公司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下称腾讯游戏)送上了法庭。

  根据刘女士提供的起诉书内容显示,该案的案由为网络侵权责任纠纷。起诉书中认为:由于被告代理或发行的游戏未建立有效防沉迷系统,对未成年人未进行保护,不监控充值金额和次数,未告知家长未年人消费,使原告完全沉迷,并造成严重精神疾病。对此被告负有直接责任,并应对其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就此,红星新闻记者日前联系腾讯方面,希望了解此事进展及公司方面的回应。据公司内部一名员工介绍,据其所知,相关团队方面此前并未得知有此事件发生。

  对于小明一方提出的充值金额及次数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正在内部核实中。至于游戏是否涉及赌博及血腥暴力内容,该人员则表示可下载体验,并未直接给予说明。

  那么,游戏是否设置了防沉迷系统?对此,该工作人员解释,防沉迷系统并不针对某个游戏,而是根据用户注册资料判定。该人员表示:“我们所有游戏针对未成年人都有防沉迷系统。”

  根据此前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的《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中规定:网络游戏企业向未成年人提供游戏服务的时长,法定节假日每日累计不得超过3小时,其他时间每日累计不得超过1.5小时。

  至于刘女士一家的赔偿诉求,小明一方的代理律师,北京市浩东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晓玲告诉红星新闻,由于后续还需要对小明进一步鉴定、定残、医疗等,因此这些费用目前尚未确定。到目前,该案也暂无开庭等其他进展。

  “我们的诉求不在于拿到多少赔偿,而是希望更多家长关注到孩子对游戏的沉迷,及早干预,同时也希望游戏公司在游戏管理上设置防沉迷系统,承担起社会的责任。”刘女士说。

  4月12日,腾讯方面官方回复红星新闻记者称,目前暂未收到相关诉讼的通知。DNF游戏严格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不存在涉嫌赌博、血腥情节等内容,目前游戏已按国家新闻出版署于2019年底发布的《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对未成年人的游戏帐号进行限玩、限充、宵禁的管理。具体管理为:对于登记为未成年的用户,22:00-次日8:00禁玩,平时限玩1.5小时/天,法定节假日限玩3小时/天;8岁以下禁止充值,8-16岁最高月充值不超过200元,16-18岁最高月充值不超过400元。同时,未成年人的消费情况,成长守护平台提供了相关功能,家长可前往平台进行绑定和设置。

  此外,对于这次诉讼,腾讯方面表示,待收到诉讼材料,了解相关信息、核实相关情况后将积极与原告沟通。